【心灵驿站】
【校长信箱】
搜索
  教师天地
教师推荐 首页 / 教师天地 -> 教师推荐
 
 
校友张新星的科研梦
发布时间:2015/11/10 16:47:27    浏览:2276次数
我的科研梦

  张新星

  
       张新星,2002年、2005年分别毕业于市开明中学和江苏省淮阴中学,本科就读于复旦大学化学系,毕业后师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实验物理化学教授Kit Bowen。


  一

  加州理工学院是全世界最好的理工科研究型大学之一。加州理工的化学系有一位出色的教授名叫James Heath,当他在还是博士生的时候,为他的导师Richard Smalley教授做成了那个世界著名的富勒烯碳六十的实验。不久之后,Smalley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并且蜚声海内外。现在的Heath特别喜欢这样激励他的博士研究生们:

  “当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我的工作让我的导师世界闻名,现在是你们的机会用你们的工作让我世界闻名的时候了。”

  以上是全国闻名的“复旦女神”张安琪和我一位师弟在巴尔的摩一家韩国烤肉店和我边吃饭边讲述的一个故事。张安琪现在是哈佛大学Charles Lieber教授课题组的一名博士生。张安琪现在在哈佛仍然保持着很强的科研势头。复旦化学出了这样一个师妹,也让我感到十分骄傲。

  然而当我刚刚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并没有十分当回事。因为这几位教授都是科研界的明星,名气很大。我知道当一个人名气变得很大的时候,世上自然而然就会流传关于这个人的一些轶事,就和最近大家因为《琅琊榜》都喜欢翻出电影明星胡歌小时候的照片一样。但是过了一阵子,我又想到了这个故事,不禁问了自己同一个问题,在我几年的博士生涯中,我的什么科研工作,让我的导师Kit Bowen教授世界闻名了吗?

  很汗颜,答案是没有。

  我博士期间发表了近三十篇SCI论文,其中有三篇工作被海内外各家媒体报道,也得过一些乱七八糟的奖,但是,我没有一项工作是“世界著名”级别的。也就是说,我的科研工作,还远远不足以让我的导师获得诺贝尔化学奖。

  我的导师Kit Bowen是一位在团簇化学领域很有声望的教授。他一生中做出了很多有名的工作,其中包括发现了超过两百种铝烷,其中也有我部分的功劳。然而,我的导师应该是拿不到诺贝尔化学奖了,一是因为他没有这样的功利心,二是因为他的很多工作虽然也算是“世界著名”,但是离诺贝尔奖总还差着一点点味道。

  “努力做世界著名的科研”,就是我的科研梦。

  为此,我拒绝了来自斯坦福大学的博士后邀请,决定留在了原来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进行一项很短期的博士后工作,那是因为我看到了我手头的“单原子催化剂分解水分子释放氢气研究”有机会变得“著名”。这项工作现在还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结果如何还未可知,可是我为之做出了牺牲,无论结果如何,都是无悔的。

  

  我在美国已经六年多了,作为一个在海外的中国人,据我观察,我的科研梦和中国梦也是同步的。六年前,我们国家还没有高铁,只有很少的动车。我在美国的期间,中国建成了总里程超过其他所有国家总和十倍的高铁线路。如果这不是奇迹,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被称作奇迹。我们淮安也用了极短的时间建成了现代有轨电车,与此同时,我所在的巴尔的摩市花了两年多的时间修好了我们学校门前的一条长度不超过三公里的查尔斯街。我每次回国,淮安看上去都是不太一样的,而我所在的巴尔的摩,在美国也算是很大的城市了,除了经常的骚乱,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从城市间的对比,窥一斑可见全豹了。

  这些对比让我十分失落。我觉得我被我的祖国抛在了后面。细想一下,美国的火车比汽车还慢,很少准点,我竟然是一个没有坐过高铁的人!于是我积极回国参加学术交流活动。不光回国参加学术会议,还入选“海外人才走进中科院”活动,积极和国内的同行们进行对话,互相学习。

  今年屠呦呦获得了诺贝尔奖。将来会有更多的中国人获得更多的科学类诺贝尔奖,这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所以,“回国做科研”,也是我的科研梦。
    ——摘自淮海晚报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江苏省淮阴中学开明分校
地址:淮安市清浦区西大街174号 电话:0517-83518004
技术支持:江苏苏软科技有限公司